妍十四

我何时才能写出神文。

啊啊啊新入坑想问一下习习的幸福由我守护太太是退圈了吗???


限流➕三次太忙,于是决定现充!

我从去年的202就在搞hmh且当时一直是1pick,今年偶练也是从开头到结尾三个月一直在投票,偶练结束后大半年也一直一口仙气吊着维系着激情追星的生活,但是最近真的太忙了,根本没有时间,而且写文是需要充足的爱意与热情的,我做不到,我打开文档感受到的只有痛苦,写完自己一眼都不会看公事公办的感觉,所以决定不写辣,三次已经如此痛苦就不要让自己再难过了,还在关注皇权富贵,这也是我一直没发这篇文章的原因,但是最近想退圈出周边liao,跑路不搞了,以后这个号一直会登,不过只是会写一写文评啥的,过段时间会锁掉我的连载《是秘密啊》,怕有人掉坑,就这样了!

拜拜,有缘再见。


[丞昊 | 微丞正]是秘密啊

曾用名:本质汀妈

◊.tin插足设定,不喜慎点。

◊.受人所托继续填坑。

◊.文笔跟四个月前最后一次更文有改变,略鬼畜,大改了一次大纲。



Chapter.8

说完朱正廷笑了一下,毫不犹豫的推开门走了,门外等候的范丞丞和毕雯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懵逼。

冬夜的寒风刺的朱正廷冷的发颤,却感受不到除了心痛之外其他的情绪了。

毕雯珺推了一把范丞丞,范丞丞被毕雯珺大力度的一推有些踉跄,他们都明白,他们四个都明白,这件事必须要有一个了解,马上就要一起去参加节目了,这混乱的关系必须要有一个完美的结果,否则搭上的只会是四个人的前途与梦想。

范丞丞懵然的站在那里,只感觉有一种无力的痛恨感,他恨着自己,恨自己的一时兴起,恨自己的不许责任。

范丞丞双目无光的扫了房间里一眼,泪痕已干的黄明昊正看着他,距离有点远,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范丞丞直觉的感觉,他很难过,很不开心。

不为什么,直觉。

范丞丞不舍的看了黄明昊一眼,转而冲着毕雯珺一笑,这一笑,他们就都明白了,毕雯珺紧紧的锁住了眉头,眼光如利剑般刺着范丞丞。

范丞丞拍了拍毕雯珺的肩膀,跑进了无边的黑夜里。

他抬脚的那一瞬间,黄明昊就支撑不住不住自己的跪倒在了地上,捂住了脸,即使再努力的告诉自己,不要哭不要哭,太丢人了,眼泪还是不住地从手指的缝隙中流出。

黄明昊哭的很压抑,一点声音也没有,毕雯珺站在那里看着他,眼中是化不开的悲伤,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要哭了。”

毕雯珺温柔的移开了黄明昊的手,摸了摸他的脸。“再哭就不好看了。”

范丞丞漫无目的的找着朱正廷,他也不清楚他到底想不想找到朱正廷,他跑出来的借口是如此,实际上他不过只是想逃出那个令人窒息的气氛罢了。

“你在找我吗?”

听到熟悉的声音,范丞丞僵住了脚步。

“是啊。”

范丞丞看着衣着单薄的朱正廷,自然而然的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他的身上。

“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穿的这么少就跑出来?”

语气是一如既往的亲昵,语气熟稔的仿佛没有发生过那么多不可见人的事。

朱正廷愣了那么一瞬,随即笑了。

那就这样吧,这估计已经是现在这无法收场的事情最好的结局了。

黑夜里,屋外两人紧紧的拥抱。

听人说啊,拥抱是最疏离的动作,因为拥抱时,我们根本无法看见对方的脸,也不知道对方心中所想。

屋内黄明昊把脸埋在毕雯珺肩膀里,毕雯珺也只低下头轻轻抚摸黄明昊的后背。

我们,也就这样了吧,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当做不知道。

四个人看起来得到了最好的结局,却又像一个悲剧,互相纠缠,互相伤害,却又都深爱着。

四个人享受着这片刻虚假的宁静与温暖,装作不知,装作看不见那些裂缝,逃避着自己真实的感情,虽然可耻,却很有用,至少表面上恢复了宁静。

虚假总会被撕开,一场巨大的风暴正以他们四人为中心酝酿着。

他们的故事以悲剧开头,也注定以悲剧结尾。

——————TBC——————

周更文,最后一次尝试。

《是秘密啊》暂定(重点)这周回归,耐不住我同桌一直念叨。

你们的有生之年系列。

曾用名:本质汀妈

占tag致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34szd!!!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虽然我很高兴很激动但是我就是不营业,即使我掉了6个粉!

[丞昊]咱俩凑合也能过

◊-今天被甜成尖叫鸡的小甜饼,速打校园。


————————
我其实.......挺喜欢你的。



夏日燥热无比,不断散发着热度的太阳辛勤的工作着,教室里的如同蒸桑拿,让人喘不过气。
课间大家都恹恹的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扇着风,满头满身的汗。
“喂喂,黄明昊!”
夏柚一屁股坐在黄明昊身边,八卦的叫着他,黄明昊懒得理,把头换了个方向,接着趴,夏柚恨铁不成钢,想说什么又害怕别人听到,小声的凑到黄明昊跟前说了两句话,说完就做贼心虚似得立刻坐好。
黄明昊听她说完之后精神一振的坐了起来,刚想开口就看见夏柚后面站着的范丞丞。
范丞丞面色不善的冷声恐吓,“夏柚我给你三秒时间屁股给我从椅子上离开。”
夏柚本来还在等黄明昊的反应,冷不丁听到他们俩讨论的主人公的声音,吓得汗毛倒立,立刻站了起来,尴尬的哂笑一下,叫了声丞哥就溜之大吉。
黄明昊忍不住心中的喜悦,但是又不能在现在心情正火大的范丞丞面前笑,整理了下心情,才问他。
“怎么了,看你表情不好。”
范丞丞无语的看着他,“你不是都知道了吗。”
黄明昊脸瞬间垮了,“这你就没意思了,我知道是我知道,你跟没跟我说是跟没跟我说。”
范丞丞稍微捋了一下黄明昊的话,给了他一拐,“怎么了,埋怨我没跟你说啊,我这不是刚分手回来吗,就准备跟你说的。”
黄明昊听见他亲口承认他分手了,心里窃喜,但还是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怎么了?那女的咋了你了。”
“还能咋的,被我捉奸了呗,被我当场看见她跟别的男生搂搂抱抱,直接提了分手。”范丞丞语气还是能听出来有点难受的,毕竟谈了挺久的,出了这事应该挺不好受的。
黄明昊心疼的看着范丞丞,范丞丞本来是也趴着,看到黄明昊突然起来了还一脸心疼的看着他,嗤笑了一下。
窗户是有两个栏杆一上一下的稍微拦着的,怕同学打闹的时候不小心栽下去,范丞丞用手撑着栏杆,认真的看着黄明昊,形成了半包围的样子圈住了黄明昊。
黄明昊本来心里就有鬼,离得这么近,黄明昊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动的声音太大了,声音都有些结巴,“你......你干啥啊。”
范丞丞侧着头靠近黄明昊,距离近到两个人的呼吸都缠绵到一起。
“因为我发现啊,那女的其实长得也不咋好看,之前觉得她不错可能是因为同学们都在夸,她长得还不如你好看,没你脸小没你可爱没你精致......你连手肘都是粉红色的,没人比你更像洋娃娃。”
说着范丞丞还更凑近了一点,满意的看着黄明昊收起了之前那种心疼的眼神,低垂着脸,耳朵尖红的滴血。
范丞丞得意的正准备把自己这个几乎整个人歪到黄明昊身上的姿势扭正,脖颈后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压力。
黄明昊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懵懵的看着范丞丞,范丞丞也懵了,感受着嘴唇上湿润的触感,还有点怀疑的舔了一下。
王琳凯嫌弃的看着他们俩,“你俩干啥呢,看着我都着急,要亲不亲的,帮你们一把,不用谢你鬼哥。”
黄明昊这才反应过来,猛的推开范丞丞。
范丞丞刚刚是.......舔了自己一口?黄明昊不自觉的又舔了一下嘴唇,舔完才惊觉自己干了什么,脸爆红,范丞丞看到黄明昊舔自己嘴唇,才慢慢回味起刚刚自己干了啥。
“老老老师来了,上课吧。”
黄明昊结巴的说,手上机械的整理着书本————其实原本就非常整齐。
“嗯。”
范丞丞低低的应了一声,表面上看云淡风轻————他的耳朵出卖了他。
燥热的夏天,燥热的少年的心。






我有个危险的想法不知当写不当写。

「丞昊」你男朋友在意的人是我

▽.我下写的有一点烂,可能辜负了大家的期望。
▽.戳我




黄明昊被一阵诱人的香味勾引醒了,醒来看见床头边放着一个保温盒,里面是热气腾腾的粥。
“你醒了。”
范丞丞接了热水回来就看见黄明昊愣愣的坐在床头一动不动,看着他怔愣的样子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
黄明昊也不躲,一脸委屈的看着范丞丞,范丞丞喂他喝粥,他也只紧紧的闭着嘴唇。
范丞丞叹了口气,放下了粥。
“不管怎么样,不要折磨自己好不好,你再这样下去身体怎么受得住呢。”
窗外的树叶摩擦的刺啦刺啦响,屋内的两个人相对无言。
“我不想让你谈恋爱。”
范丞丞被黄明昊的一个直球打的措不及防,他也没想到黄明昊会这么直白。
“昊昊,我怎么可能不谈恋爱呢,我也要结婚,我也要有我自己的家庭。”
范丞丞耐心的哄着黄明昊,黄明昊却执着的一直重复那句话。
“我不要,我不想。”
黄明昊近乎霸道的对范丞丞宣布,可爱的脸莫名生出了几分阴沉。
范丞丞耐心的继续给黄明昊讲道理,黄明昊不想听,范丞丞再讲时,黄明昊直接拿起床头的水杯砸了出去。
“我说了我不听!我不要你谈恋爱!”
滚烫的热水瞬间飙溅开来,泼到了来看自家男友顺便看一看黄明昊的姜妩身上,姜妩猝不及防被热水喷溅,吓得尖叫起来,身上被溅到的地方立刻红了。
范丞丞焦急的带着姜妩去找医生,怎么说也是女孩子,热水溅到身上,留了疤可就不好办了。
被范丞丞抛下的黄明昊脸色一脸沉郁。
“他是我的,他最在意的人,是我。”


范丞丞面无表情的给姜妩被烫到的地方上药,姜妩小心翼翼的问范丞丞。
“怎么了?那个昊昊,是不喜欢我吗?”
范丞丞抿着嘴,过了一会才对姜妩说。
“小孩子嘛,平日里被我宠坏了,可能一时间无法接受哥哥的转变吧,过段时间可能就好了吧。”
姜妩哦了一声,不说话了。


如范丞丞所说,自那之后黄明昊就没有再闹过,两人也一直没有见过面了,范丞丞也一时不习惯没有黄明昊的生活,他在努力适应,即使心里想黄明昊想的紧,却没有再去找过他,范丞丞认为,断就要断干净,以免二人过多纠缠太过疼痛。
范丞丞给姜妩买了条全钻的手链,带着姜妩去认识了很多他的朋友,带着姜妩接触他的圈子接触的东西。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们俩要结婚的时候却出了岔子。
姜妩的朋友们见二人一直腻腻歪歪的却都未曾提起结婚一事,又在姜妩醉酒后听她抱怨了范丞丞,心里计划着催婚,想着男人嘛,催一催逼一逼就成事了。

在姜妩一位玩的极好的的朋友酒吧开业当天,姜妩的朋友秘密计划了催婚的活动,邀请了不少姜妩的朋友和范丞丞的朋友。
范丞丞前一秒还在与人说笑,下一秒彩带炸出的声音把范丞丞吓得不轻。
他懵然的看着四周,姜妩似乎也始料未及,二人皆是懵逼,兴奋躁动的人们蹦蹦跳跳,有人搡着范丞丞说还等什么啊。
等躁动的人们慢慢的平息,这才觉得不对劲,范丞丞踌躇的站在原地,手不断的抚摸着衣角,牵强的扯出一抹笑。
“我,我什么都没有准备,太仓促了吧?”

“不用准备了,我们小妩才不是那种看中物质的人,只不过一句话罢了。”
范丞丞笑的更勉强了,迟迟没有动静,姜妩的笑容也带着尴尬,范丞丞踌躇半晌,才终于下定决心般的单膝跪下。

黄明昊看着范丞丞单膝跪下,心口猛然一阵绞痛,他感觉到自己有些呼吸不畅,喉咙里呼吸带着疼,他不想看到接下来的画面,深深的看了范丞丞一眼,转身走了。

范丞丞单膝跪下之前无意识的扫了一眼吧台,却看见那个自己魂牵梦绕很多天的面孔,他眼中的多种情绪范丞丞一时间读不透,但范丞丞感觉到,如果他现在不追出去,他可能会后悔,黄明昊的眼神太可怕太可怕,像是哀莫大于心死的绝望。
范丞丞拨开了人群追了出去,无暇顾及后方姜妩的哭泣。

黄明昊茫然的抓着方向盘在城里四处乱转,眼眶兜不住那么多泪水,一行行落下,他不断的告诉自己,没关系的,没关系的,他可以接受。

范丞丞追出去后,黄明昊已经发动了车开了出去,范丞丞想都没有想,直接开车跟上,却在一个红绿灯不幸跟丢,他慌得不知怎么办,谁都不知道黄明昊去哪儿了,这种感觉让他很无助。

等范丞丞知道黄明昊在哪的时候,黄明昊已经躺在了急救室,急救室外黄明昊的妈妈茫然的坐在那里。
看到范丞丞才勉强撑起了一个笑容,“丞丞你来啦?”
范丞丞嗯了一声就倚在墙上思考。
自己真的做好了结婚的准备吗?真的能安稳的与其他人共度一生,不管黄明昊了吗?
答案是没有,不可能。
自己没有做好与别人共度一生的准备,也无法做到不管黄明昊。

“丞丞,昊昊这些天可把自己折腾惨了,饭也不吃,已经快没有人形了,我看着你们俩一起长大,阿姨求求你,做个了解吧。”
黄妈妈突然的开口,让范丞丞猝不及防,却也不奇怪,他与黄明昊之间,从来只差一个名分罢了。
“阿姨你放心。”


范丞丞看着黄明昊清瘦的脸庞,脸上净是心疼之色。
“黄明昊,我后悔了。我真的我后悔了,我想明白了,不管怎么样我喜欢的是你,就算你以后不爱我了想离开我了,我也绝不会放手,我一定会把你囚禁在我身边!”
他感觉自己的手被突然勾住。
“不用囚禁,我是你的,我离不开你。”

——————END——————
xxj的文笔让人觉得窒息。

「丞昊」你男朋友在意的是我(上)

你男朋友更在意我(你男朋友喜欢的是我不是你你洗洗睡吧)
我先来介绍一下关系,不然我这xxj文笔怕你们看不懂。
丞丞和明昊是竹马竹马,关系贼好,两个人互相喜欢,丞丞平时贼宠明昊,但是丞丞始终认为黄明昊还太小了,怕他模糊喜欢的概念,怕这条路不好走黄明昊吃苦,就想着慢慢的把自己抽离黄明昊的生活,自己也尝试去喜欢女生,然后明昊当然不干了,他也不作范丞丞,就把自己身体往死里作,最后一次生死之间,丞丞看开了,然后balabala不剧透了。







范丞丞的出现让气氛嗨爆的包厢气氛有一瞬间的冷凝,特别是他身旁还有一个长相清纯靓丽的姑娘挽着他的胳膊,这让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冷气,都不由自主的向沙发角落看去,那人却跟个没事人一样还喜眯眯的笑着。

“大家都看着我做什么?”

蔡徐坤赶紧起来圆场,一边用眼神疯狂暗示毕雯珺抱好黄明昊别让他发疯,一边招呼着范丞丞他们俩坐,安排的位置离黄明昊少说十米开外,蔡徐坤庆幸朱正廷的豪,不然真没法了,两边都是祖宗唉。

“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女朋友,姜妩。”

刚准备坐下的蔡徐坤听到这话脚一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不知道是谁没憋住笑了一声,原本沉寂的气氛瞬间活跃起来,此起彼伏的嘲笑蔡徐坤就权当没听见,就当他舍己为人活跃气氛了。

中间有个不知好歹的声音突兀的问范丞丞,“丞哥什么时候谈了个这么漂亮的嫂子。”

活跃起来的气氛又一次凝固,蔡徐坤恨得咬牙切齿,自己都做出这么大牺牲面子都不要了才活跃起来的气氛。哪个不知好歹的。

寻到了声音的源头,看起来面生,蔡徐坤就懒得追究了,不懂行情,可以理解。

“一见钟情。”

说罢范丞丞还和姜妩十指相扣,秀了秀他们俩的对戒。


你是祖宗!


蔡徐坤面目狰狞夸张的向范丞丞做着唇语,范丞丞懒得理,但是姜妩嗅出了不一样的感觉。

“你的朋友们是不是不喜欢我啊。”

姜妩凑到范丞丞耳朵边轻声询问,范丞丞揉了揉姜妩的头发,告诉她她想多了,没有的事。
蔡徐坤快给范丞丞跪下了,看一看另一个小祖宗的表情,另一个小祖宗垂着头没说话,不过可以明显看出心情不好,心里想着这要是朱正廷看见了,又要抱着黄明昊心疼半天。

大家都默契的把范丞丞和他的女友当做一个小插曲,没有人故意的提,却都还在带范丞丞玩,姜妩却被大家冷落了。

不过有范丞丞时时刻刻照顾着,倒也不嫌尴尬。

快散场的时候,有人拉着黄明昊想继续找个地方续杯,黄明昊下意识的就望向远处的范丞丞,通常情况下范丞丞都会过来解围,把黄明昊半搂半抱带回他家,不过今天范丞丞只浅笑的婉拒了想跟他续杯的人,说要送姜妩回家,大晚上的女孩子家家不安全。

黄明昊远远的看着范丞丞,范丞丞在路灯下眼神熠熠生辉,牵着姜妩幸福的笑,那笑容刺痛了黄明昊的双眼,范丞丞转过头碰巧撞上了黄明昊的眼神,黄明昊红着个眼眶也不知道是冻得还是咋的,木木的移开了目光,答应了续杯。

毕雯珺不知道从哪儿跳出来,求着黄明昊别闹了回家吧,黄明昊撅着个嘴说不要。

毕雯珺正心焦的时候范丞丞正巧经过他旁边,毕雯珺一把抓住范丞丞让他劝一劝黄明昊。

“他想续杯就让他续,他也不小了,我还要送姜妩回家,不聊了。”

范丞丞冷淡的撇下一句话就走了,毕雯珺目瞪口呆,黄明昊像是被刺激了一样发了疯的继续换了个地接着灌。

毕雯珺放心不下跟去了。

黄明昊发了疯似得,点了一堆酒摆在那,不要命了一样喝,拦都拦不住,毕雯珺看这架势也不敢夺酒杯,深怕又惹到这个小祖宗,无奈给范丞丞发了微信。

妈的!两个活祖宗!你们俩咋了!你跟昊昊吵架了?那也不至于这么气他吧?平日里你简直把他宠的无法无天了,我们大声跟他说话都不许的,今天他等了你多久知道吗?咋的?谈了个女朋友就忘了兄弟?他现在喝的快死了。

范丞丞刚开车没一会手机就震了,姜妩本来在玩范丞丞手机的,瞥了一眼微信就给了范丞丞,范丞丞随手回了个随他怎么。

对方沉默了一会发了个视频过来,还附了个地址,视频里黄明昊一口一杯酒,不过手已经抖了,满头冒冷汗,一只手捂着胃,很痛苦的样子蜷着上半身,但还是在喝。

范丞丞看了视频小声骂了句脏话,转头就往那个地址开,姜妩小心的问了句怎么了,范丞丞说让人不省心的弟弟喝出病了,放心不下。

范丞丞到的时候黄明昊的情况糟糕的多,黄明昊已经没有力气拿酒杯了,双手捂住胃部,死死的咬住嘴唇,头抵在吧台上,疼的快要晕过去,范丞丞直接把黄明昊整个人就着黄明昊蜷在一起的姿势一把把人端起来,一路上冷着脸把人塞进了副驾驶,飙车到了医院,紧急挂号,输了液住了院。

一起的安排妥当后,范丞丞才疲惫的坐在医院长椅上揉着太阳穴给姜妩道歉,姜妩体贴的表示没有什么。

姜妩敏锐的感觉到,病房里的那个男孩子好像是这几个明显是领头的人的宝贝,还好像和范丞丞的关系非同一般,且范丞丞的那些朋友对她都不理不睬,却绝对算不上坏,但给了姜妩一种这样的感觉,她是客,永远融入不进去。

接到消息的蔡徐坤也被毕雯珺一路飙车送来了医院,路上听闻了范丞丞所作所为的蔡徐坤恨得咬牙切齿,本来都已经想好了等到了医院痛骂一顿范丞丞的,看到范丞丞疲惫的坐在那里,旁边站着低垂着头的姜妩,一下子软了下来。

“昊昊怎么样了。”

范丞丞沉默了一会,才开口。

“医生说再晚送过来一会可能会出事,现在没事了。”

听了这话的蔡徐坤又有暴走的前奏,勉强稳住自己的情绪。

“你跟我过来聊一聊。”

蔡徐坤把范丞丞扯到了楼梯拐角,两个人相对无言了一会,蔡徐坤才开口。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喜欢黄明昊,哦,除了你那劳什子女友。”
蔡徐坤顿了顿,又接着说。

“我不知道你突然领回来一个女朋友是什么意思,但你也看见了,今天黄明昊心情有多不好有多差,他一个人坐那角落一个人抿着酒杯你看见了你就不心疼?”

范丞丞苦笑了一下,“心疼,怎么不心疼,他被我照顾的就没受过什么委屈,今天他那样比剜我心还难受。”

“那你为什么这么做?他难过,你也不好受。而且....”

蔡徐坤灼灼的看着范丞丞。


“我不信你看不出来黄明昊他也喜欢你。”


范丞丞听到这话怅然了一下。

“他还小呢,什么都不懂,他的喜欢哪里当的了真,我只不过是比你们宠他更过分了些而已,我从不对他冷脸,万一他....万一他模糊了依赖与喜欢呢,而且这条路太难走太难走,他才多大?他还有大好的前程和几十年精彩纷呈的人生,如果他真的走上这条路,会有多少歧视和非议你知道吗?他娇贵着呢,万一想放弃了,那时候我已经放不下了,我可能到时候做出什么事我都不知道。”

范丞丞说完这一大堆,蔡徐坤愣在了那里。

“兄弟,你也不容易啊。”

范丞丞紧紧闭着双唇,也不说话。

“这叫什么事啊。”

蔡徐坤感叹。

范丞丞摆脱了蔡徐坤把姜妩送回家,他留在医院陪着黄明昊,说黄明昊醒过来看不见他指不定怎么样折腾自己,到时候就不好办了。


——————TBC——————
煤油写出我想要的感觉。xxj文笔伤不起啊伤不起。

「丞昊」非正常关系

大佬丞×杀手昊
▽.开头感谢一下我的编辑MLJ,是她一直逼我产出,包括这篇文也是她给我了很多灵感,奈何我的手指有自己的想法写的稀烂。
▽.ooc,xxj文笔,别白嫖我。
▽.曾用名:本质汀妈

今天范家的气氛都非比寻常,到处可见的黑衣警卫,门口严格审查邀请函的管家,这一切都预示着今天是个不寻常的日子。
范家的小少爷今天成年了,范老爷子一直希望范小少爷可以继承范家整个家业,非常重视小少爷的成人礼,作为叱咤黑白两道的龙头老大,范老爷子深知人脉的重要性,宴请了不少两道上重要的人物。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那些大佬混了不少年了,仇家不少,害怕他们在范家的宴会上出了什么闪失不好办,特意让范家手底下的人乔装成警卫,以保护会场秩序。
想借此攀上高枝少奋斗个十年八年的人也不少,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的求着别人捎上他们,这次宴会不仅仅是范小少爷的成人礼,更是一个重要的社交宴会,因此不少人都参加了。
范丞丞疲惫了一整个下午,精神都有些麻痹,这种宴会性质非比寻常,说话都得在心头仔细考量考量再说,被人抓住了闪失总归不太好办,应付完这个叔叔,又有别的伯伯要谈。

范丞丞被女士香水熏得头晕,本就麻痹的神经此刻更加呆滞,旁边的妙龄姑娘不知何时就攀上了他的胳膊,范丞丞皱起了眉头,忍住了直接拂开她手的欲望,不耐烦的转头却意外的发现了一瞬闪光。
从小就被各种枪械训练长大的范丞丞并没有天真的认为那是宴会上灯片的闪烁,心底有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却不敢确定。

一声巨响,人应声倒地。
女客们惊慌失措,提着裙子到处躲闪,那人的血渐渐地在地上晕开了。
范丞丞认出被杀的那个人是一个还有点名气的赌场老板,私生活混乱。
范老爷子已经把会场全权交给了范丞丞,老爷子终究上了年纪,熬了几天受不了了,提前回古宅休息了。
“都不要吵,去露天游泳池,那里安排的有警卫。”
范丞丞冷着脸吼了一声,把会场上的人都镇住了,范丞丞也顺理成章的甩开了那位女士趴着他攀着他胳膊的手。
本就待命的警卫全部出动,封锁了会场,开始仔细找人。

果然没猜错。
范丞丞眯起了眼睛,狙击枪。

“报告少爷,抓到了。”

被抓住扭在地上的人还在不停的挣扎,一双漂亮的眼睛恨恨的看着范丞丞。
“别看了,这次的警卫逼格不一样。”
范丞丞轻笑,看着那人一下子失了生气般不挣扎了。
“行了,你们该干啥干啥去,底下那个人收拾下。”
警卫有些犹豫,摸不清状况,看上去少爷和这个人认识?
“放心,他不会伤我的。”
那个人被戳破心事一样憋红了脸反驳。
“谁说的。”
范丞丞饶有趣味。“我说的。”

警卫该去收拾场子收拾场子,该维持秩序维持秩序,范丞丞看着眼前的人在腰间摸索着什么,心神一动,在他拔枪的瞬间打在他的手腕上,黄明昊吃痛的松手。
“Justin,你这是想要我的命啊。”
黄明昊笑了笑。
“我可是杀手,那是自然。”

范丞丞手腕一动,凌厉的冲着黄明昊抓去,黄明昊反应过来,却跟不上范丞丞的速度,一晃神的功夫就被捉住了手腕。

啧。
好暧昧的气氛。
黄明昊砸吧了下嘴,或许你们觉得正常的杀手和大佬之间会是一方抓住另一方的手腕把他整个人抱怀里手腕交叉着擎在背包住的人的身后的样子吗?
反正我觉得不正常。

刺杀范家小少爷范丞丞的第99次失败,黄明昊内心哀嚎,又要赔钱给雇主了。